混合模式:现代学徒制模式的中国选择


代学徒制是将传统的学徒培训与现代学校教育相结合的一种企业与学校共同合作、双元育人的职业教育制度实施现代学徒制对于我国在“一带一路”宏伟战略引领下,贯彻落实以“中国制造2025”为行动纲领的制造强国战略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
那么,现代学徒制有哪些成熟的模式可供借鉴?我国现代学徒制的实践现状如何?如何结合中国国情合理选择现代学徒制模式?本文通过比较国际上几种典型的现代学徒制模式,总结国内几种典型的现代学徒制模式,对此作一思考。


现代学徒制模式的国际经验


国际上现代学徒制比较成熟的模式主要集中在几个经济发达的国家,典型的模式包括德国“双元制”、英国“三明治”、澳大利亚“新学徒制”、美国“合作教育”及日本“产学合作”等五种。

德国“双元制”模式。这是现代学徒制的国际典范,是由企业和职业学校按照企业人才需求,“双元”联合培养、共同组织教学和岗位培训的制度,它的最大特点是企业本位。学徒一般每周1~2天依据教育主管部门制订的“框架教学计划”在校学习理论,3~4天依据行业组织制订的全国统一的“职业培训条例在企业学习专业技能。

英国“三明治”模式。这种模式通过学校或培训机构自制教学计划,学徒以“学习——实践——学习”的产学结合模式实施教学的制度,它是国家主导的现代学徒制模式。现代学徒制体系分为中级、高级与高等学徒制三种级别,学徒采用一段时间在校学习,一段时间在企业实习和工读交替进行培训的机制。

澳大利亚“新学徒制”模式。这种模式通过国家统一制订的资格框架、质量框架及培训包,行业或企业增设特色内容,企业与学校共同合作来完成教学任务,它的最大特点是以政府与企业为本。学徒80%的时间在行业或企业的工作场所学习,只有20%的时间是在学校学习。

美国“合作教育”模式。这种模式是把课堂学习与生产中的工作经验学习相结合的一种结构性教育策略,它的最大特点是以工作为本。根据学徒所要从事职业的岗位能力出发,确定能力目标,而能力目标由若干个子目标构成,并由若干个企业承担培训工作,培训课程注重专业性与实用性并重。

日本的“产学合作”模式。这种模式充分利用学校、企业及科研单位等多种教学环境和教学资源,把以课堂传授知识为主的学校教育与直接获取直接经验、实践能力为主的生产、科研实践有机结合起来,它的主要特点是政府全面主导、企业主体。“产学合作”模式的学徒具有双重身份,既是职业培训机构里的学徒或企业的在职人员,又是职业院校的学生。企业为学校提供资金、人员与实习岗位,学校则根据企业发展的要求,有针对性地为企业培养对口人才,实现校企双赢局面。

上述五种比较成熟的现代学徒制模式中,除了德国“双元制”与美国“合作教育”现代学徒制模式是企业或工作本位以外,其它几种模式都突出了政府在现代学徒制中的主导地位。在现代学徒制的运作机制上,具有“校企合作、产教结合、工学交替”的显著特征


现代学徒制模式的中国实践

2014年6月,《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现代职业教育的决定》首次将现代学制上升到国家意志。9月,教育部出台了《教育部关于开展现代学徒制试点工作的意见》、《教育部办公厅关于公布首批现代学徒制试点单位的通知》,并遴选了165家现代学徒制试点单位,从全国层面启动了现代学徒制的探索工作。近年来,在各级政府、行业企业与职业院校的积极探索下,逐步形成了几种较有代表性的现代学徒制模式。

院校-企业合作模式。由院校与单一企业合作开展的现代学徒制模式,受到单一企业规模、主导产品的市场生命力等要素制约。此类合作案例众多,通常,跨国企业或大型企业的合作比较稳定,小型企业的合作则具有较大风险。

院校-园区合作模式。由院校与产业园区或工业园区开展的现代学徒制模式,依托产业园区或工业园区力量与当地职业院校开展现代学徒制合作。如江苏省太仓市德资企业产业园区与太仓中等专业学校的合作案例。

院校-行业合作模式。由院校与行业协会合作开展的现代学徒制模式,依托行业协会平台,行业内企业与职业院校开展现代学徒制合作。如浙江省平湖市服装协会与化工协会与平湖市职业中等专业学校的服装、化工专业的合作案例。

院校-集团合作模式。由众多院校与企业或职教集团合作开展的现代学徒制模式,依托企业或职教集团平台,集团内企业与院校开展现代学徒制合作。如上海大众汽车股份有限公司与上海大众工业学校、国家现代学徒制试点单位-浙江省嘉兴市欣禾职教集团的现代学徒制合作案例。

院校-联盟合作模式。由众多职业院校与行业企业组建的职教联盟间开展的现代学徒制模式,依托职教联盟平台,联盟间企业与院校通过强强联手开展现代学徒制合作。如安徽省、山东省去年推出的现代学徒制试点联盟等合作案例。

另外,在响应国家重振 “工匠精神”号召,为夯实制造强国基础而培养“工匠型”人才的实践中,也出现了一些以“院校-大师”合作的现代学徒制模式。它主要是在以民间美术、传统手工艺、传统医学等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及行业拔尖技能人才命名的各类技能大师工作室内开展的现代学徒制模式。


现代学徒制模式的中国选择

比较国际上比较典型的现代学徒制模式,分析我国的现代学徒制实践成果,可以从中获得结论:从我国现代学徒制办学主体上看, “院校-大师”与“院校-企业”大多以院校为主体,行业、产业园、企业集团大多以企业为主体,工业园区、职教集团及职教联盟则大多得到政府支持;从我国现代学徒制的运行机制上看,“产教融合、校企合作、工学结合、知行合一”是现代学徒制的办学理念,具有国家特色的现代学徒制运行机制尚未形成,主要借鉴德国“双元制”现代学徒制模式等发达国家成功经验,在实践中不断地吸收、消化与创新,努力培育本土化现代学徒制模式。

我国幅员辽阔,东西南北产业分布不均,国有经济、民营经济及外商经济等各种所有制经济并存。在坚持改革开放、积极引进外资的经济政策主导下,我国的外向型经济特征比较明显,德资、美资、日资、台资等产业园区遍布全国各地。并且,我国中等城市以下的本土化大型企业、跨国集团及百年老店等企业资源非常稀缺,行业协会指导能力薄弱,从而使现代学徒制的实施效果不尽人意。因此,较之于以国家教育文化与品牌的形式向全球输出的德国“双元制”现代学徒制模式,我国在短期内形成中国特色的现代学徒制模式还比较困难。在国家尚无强力的现代学徒制条例的情况下,职业院校只能根据不同的现代学徒制合作对象,选择相应的合作模式,并在实践中不断探索、创新以寻求突破。因此,从整体上看,我国的现代学徒制模式只能是一种混合模式。

我国又是一个中央政府高度集权的“大一统”国家,在“一带一路”宏伟战略引领下,通过“中国制造2025”战略的实施,我国由制造大国迈向制造强国是历史的必然。但是,中国制造实施“走出去”战略需要现代学徒制的中国品牌保驾护航。值得欣喜的是,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中出现了“大国工匠”与“工匠精神”等新词、在部委联合发布了 “制造业人才规划指南”、“产教融合”再次被列入十三五教育发展规划纲要等等,都充分说明了国家已把职业教育放到了实现“一带一路”、“中国制造2025”战略极其重要的地位。因此,我们坚信,在我国经济发展的大好形势下,一定能够通过职业教育体制改革与机制创新,逐步建立“政府主导、行业指导、校企主体、产教融合”的办学体制,形成具有中国特色的现代学徒制中国品牌。

(来源:职业教育新思维)

平台二维码6.jpg



上一篇 下一篇